当前位置:首页 > 旅行攻略 > 日本景点

三日游紀行文-东北北部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17-04-18 访问次数:343
三日游紀行文-东北北部

角馆是由统治秋田的佐竹义宣之弟芦名义胜,于1620 年修建的豪门城邑“城下町”。由于芦名氏第3 代无后,角馆由佐竹氏一门排名首位的佐竹北家族治理。参观时步行便可。天气好的话,不妨租辆自行车。要想体验昔日的风貌,亦可乘坐已经很少见的人力黄包车。

我先去的是内町武家屋敷大道。结构厚重的武家“屋敷”(宅邸)还留存着原来风貌。那黑黑的土墙和低垂的樱花,好像是时间倒流到了往昔的岁月“内町”曾是藩士的宅邸集中之地,现在尚有许多宅邸可供游客参观。"小野田家”、“河原田家”、“松本家”、“岩桥家”等都可自由参观。河原田家的“米藏”(粮仓)已辟为“角馆武家屋敷资料馆”,有许多服装、武器和古代文书展出。

屋敷(宅邸)内部可供游人参观的的有“青柳家”和“石黑家”等。这次我有幸参观了石黑家族。现在还有一部分家人还生活在这里。宅邸的一部分屋子可让人们参观。宅邸内的“土藏”(土仓)里还陈列着武器和家具及许多珍贵的文件资料。

位于内町武家屋敷大道最前面的造型略微不同的建筑是角馆传承馆,是吸收了角馆古代建筑样式设计的。馆内除了展示历史资料外,还有具有 200 年历史的传统工艺--“桦细工”(木工艺品)制作表演。所谓“桦细工”就是磨去山樱树皮制作的工艺品,清晰的木纹是其特色。这种木材非常适合制作茶器。

町政府一带曾经是一块空地。那时,为了一旦发生大火不至于使全城化为灰烬而特意留出块空地,称为“火除”(避火)。从这里往南一侧称作外町,是商家林立的地区。我揣测那里也有历史遗迹吧。过去一看,居然有许多商店现在还在经营,令我惊愕不已。其中尤以经营桦细工木制工艺品的藤木传四郎商店,日本甜酱(味噌)、酱油的酿造商安藤家族等为代表。结构厚重的仓房和商店布局,的确让人深感历史的底蕴。

外町东侧一角是另一处武家住宅区,叫作“田町武家屋敷大道”。现在其中的西宫家建筑内部供人参观。西宫家族从明治至大正时期是豪门世家,现存的“母屋”(主屋)和"藏”(仓房)场是当时的实物。古朴气氛的建筑,使人体会到当时与其它武家宅邸不同的繁荣景象。

在感受到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同时,也想欣赏一下陆奥的自然景色。我乘巴士去了田泽湖。田泽湖是日本最深的湖泊,深 423.4 米,周长约 20 公里。仅此一点便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从终点的田泽湖巴士停靠站看去,田泽湖就在眼前。有夏天可作游泳场的白色沙滩,从这里还可乘游览船游览(4 月下旬~11 月中旬运行)。湖畔设有游览步行道和自行车道,根据不同季节,选择散步、骑车等等,其乐融融。

这次,我乘约 1 小时的绕湖一周公共巴士“田泽湖一周线”,从各个角度去欣赏田泽湖。坐巴士可在湖畔巴士停靠站中途下车。不过坐同一辆车绕湖一周已经十分过瘾。从车窗向湖面望去,时时变换的周围景色无须多说,湖上的色彩和景致因阳光的照射角度不时改变,时而就像完全成了另一个湖泊。神秘之湖的说法也许就是由此而来。途中巴士在立着“辰子”像的“泻尻”和“御座石”神社的汽车站各停车 10 分钟,我赶紧下车拍了几张倒映着夕阳的湖景和“辰子”像的照片。

如今这“辰子”像是田泽湖的象征。这里流传着一个令人伤感的怪诞传说。说是古时候有一位名叫辰子美丽的少女,希望自己永葆年轻和美丽而祈祷,而后按召示喝了泉水后,辰子变成了一条巨大的龙沉入了湖底深处。边回想这传说边凝视这湖边的辰子像,可看出辰子略带悲哀的神态。
因为巴士回田泽湖巴士停靠站后,还一直去 JR 田泽湖车站,于是我便决定就此前往今天的住宿地盛冈。


盛冈位于北上川、中津川、霞石川 3 条河流的汇合之处。它原是作为南部藩的藩城于 380 年前建成的豪族城邑“城下町”。因上述三条河流之便,水运发达,作为商业城市逐渐繁荣了起来。目前,盛冈在东北地区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城市。正如歌人--石川啄木所作“森林之都”所描写的,公园森林和远处岩手山绿叶葱葱,河川等水路便利,被称之为“森林之府、河流之都"。

观光热点随处都是,故观光还是乘坐巴士为上策。其中有被称作“甲壳虫”的市内公共巴士,以盛冈车站为起点,循环经过内丸、上之桥、中央大道、材木町等离观光热点很近的站点,非常方便。

我先去参观的是位于地方法院广场里的石割樱花。婷立在政府大楼大街上的这株彼岸樱花,庄重而威严。她恰如其名,顽强地伸展枝干,把周长 22 米大石块切割开来。据说树龄约有 400 年。当地人告诉我,当4 月下旬花开时节,其景非常壮观。

从这里可以步行去位于“盛冈城”城堡遗迹的岩手公园。现在能让人遐想盛冈城当初风貌的只有留在那里的石墙了。但它的别名曾称“不来方城”,如今仍是东北三大城址之一。颇具规模的城址现已成为岩手公园。这是一个远眺的好地方,不仅能一览市内风貌,还可以看到远处的岩手山等处。公园是市民悠闲地散步、晒太阳的好地方;也是樱花、红枫叶的名胜,每逢观赏时节,就会有许多游客来访,热闹非凡。

是时心态比较平静,正想上街去凑个热闹,便去了绀屋町。中途见到红砖结构的岩手银行。其形象被作为路标,可见其知名度。令人吃惊的是,这座建于 1910 年的大楼到现在依然作为银行使用,并且还是那样造型优美、引人注目,可以想见当时这是一座多么摩登的建筑了。从这一带到“上之桥”都属于绀屋町,这一带是散步的好去处。这里尚有许多从 19 世纪至 20 世纪初期修建的建筑物,构成了一幅独特的景观。那黑色格子门的商家--“御座丸”和残存的令人怀旧的看门小屋,是极好的摄影镜头。还有此地的特产--南部铁器和南部煎饼等的百年老店。从中也许能找到合你意的纪念品。从上之桥町往左拐,便是建于中津川上的上之桥。桥栏杆上饰有形似洋葱的栏杆装饰—拟宝珠,构成一幅独具韵味的风景。这 18 个拟宝珠全由青铜制作,是盛冈城建筑之际安装上去的具有历史价值之物。

从这里再乘上巴士前往伊赫托夫商业街,中途还参观了诗人--石川啄木新婚之际仅住过一个月的“啄木新婚之家”。全长 430 米的伊赫托夫商业街沿途,可以看到童话作家--宫泽贤治的塑像和其童话作品纪念性雕像,是拍摄纪念照的合适地点。这里还有口碑颇佳的手工制作丸子点心的商店和经营民间工艺品铺子。觅寻纪念品累了的话可在这里歇一下脚。吃饱肚子后便可前往平泉。



平泉是藤原氏以“乌托邦”为目的建造的北方都城,具有据称超过京都文化的独特文化。在 11〜12 世纪时期,曾作为陆奥(现东北地方的古称)的政治、文化中心发展起来。至今还能够在中尊寺和毛越寺看到其繁荣的痕迹。

先去参观毛越寺。850 年,修建了嘉祥寺,是为毛越寺的前身。随着香火的兴衰,寺院被荒废了。到了 12 世纪中叶,藤原基衡重修了寺庙,改称毛越寺。其后的秀衡时代,在宽畅的寺院内,已有多座伽蓝建在其中,据说已经超过了中尊寺的规模。后又多次毁于火灾。目前只存下后来重建的“本堂”和“常行堂”等,当时的建筑只留下了地面上的基石和基坛。同时,在前庭尚有以大泉池为主的净土庭园,是日本最为古老的净土庭园。在静静的水池中建有海湾、半岛、船埠等,这等精细的工艺,真让人惊叹当时的高超文化水准。

在大泉池周围绕上一周,饱览了庭园之美后,便去了中尊寺。中尊寺为毛越寺同时期所建。为了告慰在连年战乱中牺牲者的亡灵,藤原清衡在这里修建了许多堂塔,发展成了大寺院。14 世纪,许多建筑毁于火灾,而以金色堂为主的国宝及重要文物,还是建寺之初的原貌。

沿正面参拜道的“月见坂”,有侍奉源义经(参见专栏介绍),冠有武名的僧人--辩庆的墓地和不动堂、本堂等建筑。边参观边拾级向上,一公里长的上坡路倒也不感觉累。坡上便是宝物殿--“赞衡藏”。这里收藏有 12 世纪时期的工艺品、佛像、经文等3000 多件寺宝。其中有琥珀的念珠、装饰有夜光贝的刀具等历代藤原公的遗物。

在往里走就是中尊寺象征--金色堂。这座阿弥陀堂恰如其名,金碧辉煌,是唯一从建寺之初留存下来的建筑。现在被保存在“覆堂”之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光彩夺目的金黄色彩,再细看细微之处,在每一根柱子上全都是金漆、螺钿镶嵌的工艺制作,犹如美术品一般。据说位于中央安放佛像的须弥坛收藏着藤原氏 4 代的遗体和首级。

从历史和佛教文化的沉思中解脱出来后,变换一下心情,去猊鼻溪享受一下顺流而下的乐趣。猊鼻溪全长 2 公里,溪谷两岸,奇岩绝壁,高达 100 米,被列为“日本百景”之一。

顺流而下的船没有安装引擎,而是船家用一根竹竿操作船只上下。脱去鞋袜,坐进船里,顿觉心情舒坦之极。悠闲地乘坐在风情独具的手划船中,摇摇晃晃,一派绝壁悬崖的景色和美如画卷的清流。船家一一介绍多达 17 处的奇岩、洞穴名胜。等船到溪谷深处,就可以下船在周围散散步。我想顺着清流,漫步在自然之中,其乐趣一定妙不可言。赶紧下船一看,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船只用了数十分钟的时间却好像已驶入了深深的山坳。散步后,再次乘上摇摇晃晃的小船返回。中途,船家放声为我们唱了当地的民谣"追分”。歌声令人难忘。同船的游人中的有人甚至说:“一年中要来好几次呢”。其心情我完全理解。早就听说这里初夏的藤蔓季节和秋天的红枫叶季节特别受游客欢迎。而且据说景色单调的大雪季节也极美丽。夏季是无蓬的船;春秋季是带玻璃顶蓬有围栏的船;而冬天则是放有烘炉的船只,一年四季可享受坐船顺流而下的乐趣。我带着坐船后舒畅的心情,返回一之关,结束了陆奥之旅。


13998131860